初探“敌营”六小时 穿防护服就像进“蒸锅”



初探“敌营”六小时 穿防护服就像进“蒸锅”

1月31日晚,卓惠长(左四)和福建支援湖北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医疗队第七小组部分组员合影。卓惠长供图

时间:2020年1月31日

地点:武汉市中心医院

记录者:卓惠长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武汉第4夜,初探“敌营”!

好些朋友发微信问我,怎么还没有更新朋友圈?因为我上的是昨晚九点到今天凌晨3点的班。等我下班回来,洗完澡,安顿好,已是凌晨5点多了,一倒头,就睡到了中午12点!

昨天是第一次“上工”,自己在心里反复过了几遍穿脱防护服的过程,以及从出发到回来整个流程的每个细节。早上8点15分出发,一切按部就班。

到了医院以后,我专门留意了一下,院区内病人并不多。此次疫情发生后,武汉市加强了分级诊疗制度,所有发热病人先在社区门诊筛查,轻症的居家隔离,重症的转上级医院救治。这样有个好处,避免了公立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病患大量聚集,从而减少了在医院内发生的交叉感染。如果全国其它地方平时也能这样有序就诊,医疗秩序会比现在更和谐!

初探“敌营”六小时 穿防护服就像进“蒸锅”

1月31日凌晨,卓惠长在他所支援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大楼前留影。 卓惠长供图

来到科室,我们按照练习的动作更换好防护服,进入到了病区。这个病区是我们福建医疗队来了以后新开的,这两天才开始收病人,以轻中度的病人为主,也有一个危重患者。这位患者年事已高,患有老年痴呆症多年,长期卧床。令我们欣慰的是家属通情达理,十分理解我们的工作。

我们初来乍到,今天的工作主要是熟悉情况,包括查房和病历记录等。这些工作在平时对我们而言没有太多困难,但在今天却给了我不一样的体验。

防护服是不透气的,穿着防护服工作并不轻松。闷在里面就像进了个蒸锅,稍微动一动,身上就开始出汗,而且防护服里视野受限,听力也受限,如果坐着不动,时间一长,感觉幽闭恐惧症都要发作。

好几次,我打起了退堂鼓,恨不得直接脱了衣服走人。我这一班6小时尚且如此,真不知道前期武汉当地的医生是怎么坚持十几个小时的。

初探“敌营”六小时 穿防护服就像进“蒸锅”

1月31日晚上,卓惠长和组员们在往返医院和驻地的公共汽车上合影。 卓惠长供图

我们这批医疗队来的很多都是高年资的医生和护士,而来到武汉,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大部分人都被充实到了一线,按照普通医生和护士开展工作。

工作到了下半夜,人就开始犯困。穿着防护服打盹都有讲究,头不能靠在椅子、桌子上,双手也不能随便碰任何地方,所以只能耷拉着双手,挺着脖子眯一会。是否睡着不重要,重要的是不一会脖子也硬了,手也僵了,N95口罩勒得耳朵都快掉了。

到了凌晨3点,完成“作战”任务的我们踏上了回驻地的公共汽车,明天还有更艰苦的“战役”等着我们。




上一篇:无锡矩形不锈钢排风管安装
下一篇:重庆火锅外卖走俏 市民手机下单烫火锅


吉林快3 吉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