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水之后瑞幸再遭做空 三大做空机构角逐瑞幸咖



  本月初,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发布了一份据称“由匿名人士所提供的”、针对瑞幸咖啡(LK.O)的做空报告,导致公司股价一度大跌。

  随后,瑞幸咖啡发布了澄清声明,坚决否认报告中的所有指控。公司股价也较被做空当日有所回升。

  此轮针对瑞幸咖啡的做空似乎可以告一段落。

  而此前风云君也在第一时间为大家解读了浑水的做空报告,详见《浑水11260小时视频证据做空瑞幸咖啡,狙击神州租车“一地鸡毛”背后的神秘铁三角》。

  值得一提的是,在浑水发布做空报告后不久,另一知名做空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却迅速在社交平台上公开表示力挺瑞幸咖啡,并称浑水这份做空报告“准确度不够”。

  香橼表示看多瑞幸咖啡的原因是,其所获得的来自“Biz Con China”、瑞幸咖啡App的所有数据,以及竞争对手的电话都证实了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看到瑞幸咖啡引发浑水、香橼两大知名做空机构公开Battle,风云君只觉得曾经手里的那杯超低价瑞幸咖啡也变得真香……

  然而,就在昨晚,又一家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简称“Jcap”)发布做空报告称,其支持浑水先前做空瑞幸咖啡的观点,认为瑞幸咖啡的销售数据虚高。

  Jcap在其做空报告中还公开“点名”香橼,认为香橼看多瑞幸咖啡的观点来自错误的数据支撑,而且香橼在使用该数据来源时还存在故意误导投资者的做法。

  坐看几家知名做空机构battle到不可开交,风云君近几年来也是头一次看到。当然,专业解读才是本文的核心。咱还是老规矩,上硬菜。

  一、香橼所使用数据的抽样方法存在严重缺陷

  香橼此前在公开表明看多瑞幸咖啡时,称其数据来自一家名为“Biz Con China”的机构。

  Jcap称,“Biz Con China”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专家网络公司(Expert-network company),全名为“Business Connect China”(简称“BCC”),该机构向客户出售在中国注册的上市公司的经营数据。

  Jcap称其设法看到了一份BCC所提供数据的报告副本。

  Jcap并未在其做空报告中提供这份来自BCC的副本的全部内容,但其称,BCC在副本的第一页写道:“根据BCC的追踪,我们对瑞幸咖啡的一些财务数据表示怀疑。”

  而在第二段,BCC继续写道:“瑞幸披露其在2019年第三季度每天售出444件商品,这数据很可能高于真实销售额。”

  根据Jcap的说法,BCC的报告对瑞幸咖啡所披露的销售数据表示怀疑,但引用BCC报告作为看多证据的香橼,却没­­­有提到报告作者的质疑。

  显然,Jcap在暗示,香橼引用BCC的数据,却得出与BCC相反的结论,有故意误导投资者的嫌疑。

  不过,Jcap表示,BCC用于收集瑞幸咖啡数据的方法是有缺陷的。

  首先,与浑水发布的那份来自匿名者的报告相比,BCC调查所涉及的样本量远远不足。

  BCC只追踪了10家瑞幸咖啡的门店(占门店总数的0.3%),而匿名报告则追踪了620家门店(占门店总数的18.1%)。

浑水之后瑞幸再遭做空 三大做空机构角逐瑞幸咖

  截至2019年9月30日,瑞幸咖啡的快取店(Pick-up stores)共有3,433家,占比93.3%;优享店(Relax stores)138家,占比4%。

  而在BCC调查的10家门店中,有4家为快取店,另外4家为优享店,各自占比50%。BCC的抽样显然不符合总体门店的分布。

浑水之后瑞幸再遭做空 三大做空机构角逐瑞幸咖

  而且据BCC的数据,优享店的订单量平均比其他类型的门店要高出23%,这显然会进一步加大调查误差。

  其次,Jcap认为,浑水匿名报告通过随机抽样方式所获得的样本更具代表性。

  匿名报告抽样调查了分布在全国53个城市的瑞幸咖啡门店。而BCC的抽样方法则强调了地理位置,其调查的10家门店均位于一、二线城市,这些订单量不能代表全国整体情况。

  BCC在一线城市的10家咖啡店中抽样调查了8家,该地区咖啡消费量更高。但实际情况是,瑞幸咖啡只有不到25%的门店在一线城市。

  而且BCC是根据美团点评的人气排名来挑选样本,即选择评论和浏览量较高的门店进行观察,而这些门店位于每个抽样城市的中心商务区。

  此外,Jcap认为匿名报告采取的数据收集方式的准确性更高。




上一篇:太原单位用开水器安装价格
下一篇:“我的咖啡”联手中华思源、云南农垦共同抗疫
吉林快3 吉林快3